梦境小记:死亡是唯一的解药

说明

改编自2020年3月6日的一场梦。
大幅度改编,添加了很多其他的东西,但是主线并未改变。
文笔渣,遂关闭了评论。

零.

「人们将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以什么方式死去……您难道,一点也不好奇么?」
我听到,一个声音在我耳边,这样说着。
她的声音很好听,但是在这寂静的夜晚显得有一丝诡异。
「你是谁?」
我的身体似乎不受控制,不由自主的问出了这一句话。
「这是你的宿命,去寻找它们吧。」
我不确定她是否听见我的问题…
「你在说什么?我要去找什么??」
我的身体朝着她大喊,但却没有得到响应。

一.

“我”猛地直起身子,「呀…原来,原来只是一场梦么?」
还是感觉有哪里不太对劲呢…
但是看到时钟的指针逐渐靠近八,“我”决定还是不想这些了。
毕竟,只是一场梦呀,一场虚假的,梦境而已。

二.

“我”走在上班的路上。

等等…上班?
“我”停下脚步,上…班?
我今年不是,十五岁么?
“我”打开钱包,拿出了认证卡。
只见上面的出生日期,清清楚楚的写着,1999年03月15日。
突然感到一阵眩晕,然后,“我”直挺挺的倒在了马路上。

三.

再次醒来,我已经在医院的病床上躺着了。
一个身着白大褂的医生走过来,告诉我是脑供血不足引起的晕厥。
真的是…这样子么?
我叫住了医生,「我…我是哪一年出生的说…我有点想不起来了」
医生疑惑的歪了歪头…唔…意外的有点萌?
「你是2005年出生的呀,是有哪里不舒服么?」
2005年…是2005年么…
「冰梦?」
「啊?」我抬起头,「怎么了?」
「你没事吧?如果哪里不舒服就跟我讲,我好给你…」
「非常抱歉的说…刚才在想事情,咱没有事情惹,您去忙吧。」
医生看上去很担心的样子,「那有什么事情记得按铃。」

四.

「你是个罪人。」
「你害的我们家破人亡。」
「你应该接受审判。」
「你必须要接受审判。」
「我们不会放过你的。」

五.

「小姐?您没事吧?」
「呀?你…你是?诶?」
「啊,失礼了,刚才发现您在路边昏倒了,就过来看看需不需要什么帮助。」
“我”支撑起身子,「谢谢您了…我已经没有事情了。」
这是…怎么回事的说?
我…我不是在医院里面么?
「小姐,我们可以加个微信么?」
那个男生在身后问我,我没有理会,自顾自的往前走。
这是…这是怎么回事…我到底是谁?

六.

叮咚。
“我”打开手机,发现有一条未读短讯。
发件人是,私人号码。
「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么?今天凌晨两点来落云公园的凉亭找我,我会告诉你一切。」
「你…是谁?」
“我”尝试给对方发短讯,但是却看到了手机的提示,「该讯息暂不支持回复」。

七.

“我”浑浑噩噩的回到了家,躺在床上,感觉自己要疯掉惹。
我…到底是谁?是冰梦…还是“冰梦”…
就这样,我又进入了“梦境”。

八.

又是熟悉的天花板。
我…我又回到医院惹?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侧过身,按响了呼叫铃。
过了一小会,医生走到了我的床前,「怎么了?」
「我…我想进行手术了。」
「……,手术是有风险的,现在你的身体状况不手术也是…」
「不…我已经决定了…我想手术。」

九.

「今天天气真好呀…不论是康复,亦或是离开,都很适合的说,你觉得呐?」我靠在窗台上,微笑着对医生小姐说。
「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诶…咱怎么会后悔呀…我可不想再给别人添麻烦了呢…其实之前咱都想好惹,如果能治好那当然好啦…如果治不好……,如果治不好,也能给家人带来一笔数量可观的收入,不好嘛…现在的我,可就是一个废物呀…」
说着,眼泪不争气的掉了出来,在地上摔得粉身碎骨。
医生走过来抱住了我,「不要紧的,相信我们,好么?」
「…,嗯!我相信您的说。」

十.

「2319患者准备全麻,插管。」
我的意识逐渐消失…

十一.

“我”醒了,「呀…头好痛…呃啊…」,趴在床上缓了好长时间才好了一点。
我…又回来了呀…
“我”抬头看了一下表,一点半了。
唔…还有半个小时的说,要赶紧赶到落云公园诶…这是知道真相的唯一机会了。
“我”从床头拿起包包,出了门。

十二.

凌晨两点,落云公园。
好黑呀…真的是,市政工程怎么做的诶,路灯这么暗的说。
一边抱怨着,一边走进了凉亭。
「你来了。」
突然,身后传来了那个熟悉的女声。
“我”转身,顿时惊吓的后退了两步…
「医生…小姐…,怎么会…怎么会是你!」
医生没有理会“我”,自顾自的说着,「你知道么,你曾经杀害的那些人很想念你的说。」
「你…你在说什么呀!我…我怎么可…」
医生突然凑了过来,用她的食指按住了“我”的嘴唇,「不要~说话欧…你会吵到它们的~」
“我”害怕的闭上了嘴。
「你曾经在梦中残忍的杀害了你的同学…不…是你以为的梦境,实际上呢…是现实吖…你真的杀掉了他们。」
「我…我…」
「你就不能乖乖的做一个被害者么?他们不过是欺负了你一下,你就做出这种事情么…?而且…我的儿子也在里面的说…」
“我”啪叽一下坐到了地上。
原来…原来那些…不是梦么…
突然,眼前医生小姐的心脏处多出了一把匕首,「噗呲」,一道血柱喷到了“我”的脸颊上。
就像灵异电影一样,医生小姐的身体上多出了无数道伤口,霎时间血流成河,她缓缓的倒在了地上。
「啊…啊…谁…谁在那里…」
“我”害怕的后退,但是公园里一片寂静,医生小姐也一动不动了。
过了大约五分钟,“我”缓缓走上前去,发现医生小姐已经遇害了,“我”颤抖着翻找出手机,拨通了999,然后飞一般的逃离了现场。

十三.

第二天。
叮咚,叮咚。
「是…是谁…?」
“我”蜷缩在被窝里,颤抖着声音问到。
「啊,您好,我是社区的,想找您了解一点情况。」
「啊…哦…好,好的说,请稍等一下。」
“我”摸索着起床,换好衣服,打开了门。

十四.

「昨天晚上我在哪里…?在…在家的说…」
「是这样的,我们发现您涉嫌故意杀人,且证据确凿,故决定…」
「不…不是这样的!」,“我”往前走了一步。
站在对面的警察一下子将“我”按在了地板上,戴上了手铐。

十五.

「不,我没有要袭警的说…我只是想解…」
噗呲。
一把短刀插进了“我”的脖颈。
「呜呃…」,“我”瞪大眼睛看着面前的警察。
然后倒在了地上,血液喷溅的到处都是…

十六.

「患者生命体征消失!AED 50焦耳,快!」
……
「再来一次,准备动脉缝合术。」
……
……
「辛苦了…外科手术结束,2319患者手术中死亡,我来收尾吧。」
医生小姐一言不发的走出了手术室,眼睛里流下一行清泪。

十七.

「诶,林护士,2319那个床你请出来没有呀?」
「哦,还没呢,等着家属把个人物品拿一下。」
「那个患者还有个人物品?」
「有一张小纸条啊。」
「嗨,你想摸鱼就直接说呗,一张小纸条扔了就好了。」
……
……
医生小姐弯下腰,从垃圾桶里把那张小纸条捡了出来,上面只有一行字,
「死亡,是唯一的解药。」

END.

尾记

只是一场梦…应该叭…?
内容不要当真的说…并没有真实发生。
当然…梦境是有真实的元素的…但是只是很少一部分而已…
修改了65%的内容…
就这样子的说…

写的还是挺乱的说…
初中语文不及格的水平…只能写成这样子惹…QAQ
带引号的我是梦境中发生的,不带引号的是现实(文章中的梦境和现实,并不是现实世界的说…)。

若无特别声明,则本文为原创文章,并使用Creative Commons BY-NC-SA协议授权。
暂无评论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ω・)ノ
ヾ(≧∇≦*)ゝ
(☆ω☆)
(╯‵□′)╯︵┴─┴
 ̄﹃ ̄
(/ω\)
∠( ᐛ 」∠)_
(๑•̀ㅁ•́ฅ)
→_→
୧(๑•̀⌄•́๑)૭
٩(ˊᗜˋ*)و
(ノ°ο°)ノ
(´இ皿இ`)
⌇●﹏●⌇
(ฅ´ω`ฅ)
(╯°A°)╯︵○○○
φ( ̄∇ ̄o)
ヾ(´・ ・`。)ノ"
( ง ᵒ̌皿ᵒ̌)ง⁼³₌₃
(ó﹏ò。)
Σ(っ °Д °;)っ
( ,,´・ω・)ノ"(´っω・`。)
╮(╯▽╰)╭
o(*////▽////*)q
>﹏<
( ๑´•ω•) "(ㆆᴗ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Source: github.com/k4yt3x/flowerhd
颜文字
Emoji
小恐龙
花!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