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半年 网购处方药仍然监管不力
本文最后更新于 135 天前,其中的信息可能已经有所发展或是发生改变。

为方便患者购药,现在很多APP都可以在线购买药物,并通过快递寄送至家中。

但是自2019年起,陆陆续续有多家媒体报道网购处方药监管不力,“宠物照片可充当处方网购处方药”这类新闻层出不穷。

“最严”药品管理法实行已半年有余,网购处方药是否加强了监管?处方审核变严格了么?

于是,笔者决定对多家网络药店进行测试。

2020年8月,笔者就“是否可购买处方药”和“无合规处方是否可以购药”两个指标,通过线上检索、下单的方式,分别在六个知名度较高在线购药平台进行了测试。

部分平台整改见成效

2019年时,人民网曾报道,在“壹药网”用宠物照片充当处方单,顺利购买到了处方药。本次笔者也安装了“壹药网APP”进行测试。

现在通过假处方已无法在壹药网购买到处方药

笔者发现,通过上传无效照片的方式,已经无法通过“壹药网”审核。同时,我们也测试了在线问诊功能,在选择“未线下就医”时,两位医师均未给笔者开立电子处方。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广东壹号大药房连锁有限公司于2020年05月06日,因违法宣传处方药,被罚款100万元。

部分平台处方药“仅供展示”

笔者发现,在“药房网商城”中,所有药均标注“仅做信息展示 实体店购买”字样,使用手机号登陆后出现购买选项。

选择购买处方药,必须提供以前的就诊记录、处方才可以购买,较为正规。

在“平安好医生”中购买处方药时,未要求提供身份证号码,同时也未提供上传已有处方的路径,购买处方药需在线“问诊开药”。

在“阿里健康/淘宝”中,提示“抱歉,由于您未满18周岁,该类型商品暂不支持购买”。

在“京东”中,处方审核疑似由药房自主完成,审核环节可能存在缺失。

仍有平台可以使用虚假凭证购买处方药

笔者在H平台(因该平台存在违规开处方药的情况,在此将以H平台代替)中的“在线问诊”服务中,顺利开到了两盒“盐酸丁螺环酮片”。

自始至终笔者未提供任何个人讯息,包括身份证号、问诊记录、处方单等,均未要求提供,医生便给笔者提供了“电子处方”,并通过它开到了处方药。

其官网显示,H平台拥有“互联网医院”资质。

《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试行)》第二十条规定,互联网医院应当严格遵守《处方管理办法》等处方管理规定。在线开具处方前,医师应当掌握患者病历资料,确定患者在实体医疗机构明确诊断为某种或某几种常见病、慢性病后,可以针对相同诊断的疾病在线开具处方。

(网售)处方药仍需加强监管

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政策法规司司长刘沛,去年8月份在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关于网络销售处方药的问题“人大听取了各方面的意见,采取了包容审慎的态度”。

但是,不论网售处方药政策是否放开,处方药应凭方购买是不变的底线,这是毫无疑问的。

相较于实体药店,对医药电商的监管更加方便快捷,因为互联网可以留痕,而且效率也更高。

“现在实体店的处方药销售也不是很乐观。尤其是到了基层地区,处方药销售不规范的情况可能更加突出,甚至不凭处方也可以销售。但是,我恰巧认为,这次通过制定部门规章的方式可以明确网上处方药销售的标准。”

《药品管理法》第六十一条规定,药品上市许可持有人、药品经营企业通过网络销售药品,应当遵守本法药品经营的有关规定。具体管理办法由国务院药品监督管理部门会同国务院卫生健康主管部门等部门制定。这被视为给网络销售药品的实践探索留下空间。

我们认为,《药品网络销售监督管理办法》应尽快出台,因为这样,行业就有“规矩”了。在现在这个窗口期,市场容易变的混乱。

如果不通过立法,很难把医院里的电子处方信息权利回归到病人手里。对于这张处方,病人有权在医院、线下药店或网上药店取药。现在整个处方药品销售的核心在于数据权归属。这个权利是病人的,应该把权利还给病人。

“目前国家药监局正会同卫健委等有关部门研究如何保证处方准确可靠、如何保证公众购药便捷和用药安全等。监管办法也将争取尽快发布实施。”

若无特别声明,则本文为原创文章,并使用Creative Commons BY-NC-SA协议授权。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