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樱只为你而绽

由 黎墨 发布

本文纯属虚构。作者文笔极渣且玻璃心,如果你想给差评那我就会骂你。文中可能包含以下内容:故意杀人/囚禁/犯罪/自残,请勿代入现实世界,请勿模仿文中行为。阅读过程中出现不适者请中止阅读并及时就医。
红色与黑色,交织在视网膜的深处。
视野所见之处,全是血液。
有的还是刚流淌出来时的鲜红色,有的已经凝固成为黑褐色。
我讨厌这里,但这里却最能给我安全感。
我叫黎墨,这是我的故事。

头部传来一阵胀痛,我缓缓睁开了双眼。
由于长时间处于黑暗之中,窗外的强光刺痛了双眼,产生了微微的不适感。
我从床上支起身体,手似乎沾上了什么黏糊糊的东西。
低头一看,左手上沾满了半凝固的鲜血,手背上还有一根未拔出的采血针。
“昨天又忘记拔掉试管了么...”,我喃喃自语,看来我的记忆力减退症状也越来越严重了。
将手舔干净之后,我爬起床,走到窗户前,刷的一下拉上了窗帘。
屋子重新变得阴暗起来。
我讨厌光。
坐到书桌前,打开了我的笔记本电脑。
这是一台DELL牌型号为XPS13的笔记本电脑,已经陪伴了我六年时间。
我盯着系统启动页面,手指不自觉的在桌面上敲打着。
这台笔电的性能显然已跟不上这个时代,我仍然使用它的原因只是,这是她的东西。
笔电进入了登入页面,“User:盈秋,欢迎您”,这是她的名字。
盈秋,是我爱人的名字,我们已经在一起十年了。
打开闭路电视系统,确认昨晚也没有可疑人员路过之后,我合上了笔电。
然后伸手用一柄刻着樱花的小刀在台历上划了一刀——那上面已经布满了刀痕,字迹已经很不清楚,但若是仔细看,还是勉强可以看出上面标注的年份是四年前,2017年。
我走出这间小卧室,来到了客厅。
客厅的墙壁上有一幅巨大的婚纱照,上面有一黑一红两名少女抱在一起,笑得是那么的开心。
所穿黑色婚纱的,就是我的爱人盈秋。
而身穿血红色婚纱的,是我。
我没有看这幅照片,而是走到了旁边的酒柜前,取出了一瓶茅台牌干红葡萄酒、一个柠檬、一个试剂管和两个玻璃杯。
轻车熟路的将这些东西抱到桌子上,将玻璃杯面对面摆放好,启开酒瓶将两个玻璃杯倒满,然后用餐刀切了两片柠檬分别放进去。
我坐到右侧的椅子上,将试剂管内的血红色液体倒入自己的玻璃杯,轻轻摇晃均匀。
杯子内的液体呈现出一种混浊的深红色。
我举起杯,轻轻地碰了一下对面的玻璃杯,然后将酒一饮而尽。
“咳咳...咳”,我的身体不受控的颤栗了几下,然后将玻璃杯重重的放在桌子上。
“有些事情...就算是天天做也无法习惯呀”,我轻轻叹了口气。
果然我还是无法理解为什么你那么喜欢红酒。
我又倒了一杯酒,然后起身去酒柜翻找剩余的试剂管,但是什么都没找到。
没办法了,我反手拿起餐刀,瞄准了右手小臂。
那里遍布着杂乱的伤疤,丑陋不堪。
你... 曾经也是这么痛苦么?
我知道你最爱惜自己的躯体了。
没再多想,我对准右手小臂扎了下去。
“呃呜...”,剧烈的疼痛席卷了大脑,但是我紧咬牙关不让一点声音从嘴中泄露出去。
鲜血从刀口中涌出,很快就流满了整个手臂,我将杯子接在底下,血液一滴一滴的混入红色的液体中,将清澈的酒液变得混浊起来。
我没有管仍在淌血的伤口,用左手举起玻璃杯,碰杯,一饮而尽。
直到一整瓶红酒都被我糟蹋完,我才将伤口用绷带缠住。
我的右臂已经麻木、发冷,但血液仍透过绷带渗透出来。
没有管几乎失去知觉的右臂,我起身拿起属于她的玻璃杯,将里面的酒倒到水池里。
其实我最讨厌整理物品了,就连我的房间都是混乱不堪的。
因为你不喜欢凌乱的环境,我才养成了随手收拾东西的习惯。
但是,你却不在了。
将桌面收拾整洁之后,我用塑封膜在绷带外面包裹了几圈,然后将身体彻底清洁了一番。
将头发完全放开,换上那件我最喜欢的魔咒小军官,穿上平底靴,最后拿出17号口红轻轻涂抹了几下。
我从来都是以自己最好的状态面对你。
用指纹唤醒了电梯,刷了一下密钥卡,电梯门缓缓闭合。
电梯里仅有的两个楼层选项都没有亮,但是我能感觉到失重感——它在飞速下降。
最后电梯指示器停留在了-27F,门开了。
经过一条长长的走廊,出现在面前是熟悉的钢制防爆门,它甚至可以抵御人类目前最强军事武器——核武器的攻击。
我在左侧的密码输入器中键入密码,识别身份卡并核验虹膜,通过之后,面前的钢铁大门发出了沉重的声音。
如果这不是在地下,肯定会被邻居投诉扰民的吧,我想。
不过我很快就推翻了自己的想法,毕竟为了方便,我的住所离市区有整整20公里远。
在我进入设施之后,十米厚的钢制防爆门缓缓闭合,同时所有灯亮了起来。
这就是我们的爱巢。
在开阔的大厅中央,有一个巨型圆柱玻璃容器,里面注满了福尔马林。
浸泡在其中的少女不着片缕,双手环抱在胸前,身后长长的棕色头发随着液体飘浮。
这就是我的丈夫,盈秋。
她的生命定格在了四年前。
---未完


仅有一条评论

  1. 黎墨
    黎墨 · 2022-04-29 04:12 作者

    如有雷同,建议自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