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境小记:死亡是唯一的解药

由 黎墨 发布

说明

改编自2020年3月6日的一场梦。
大幅度改编,添加了很多其他的东西,但是主线并未改变。
文笔渣,遂关闭了评论。

零.

「人们将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以什么方式死去……您难道,一点也不好奇么?」
我听到,一个声音在我耳边,这样说着。
她的声音很好听,但是在这寂静的夜晚显得有一丝诡异。
「你是谁?」
我的身体似乎不受控制,不由自主的问出了这一句话。
「这是你的宿命,去寻找它们吧。」
我不确定她是否听见我的问题…
「你在说什么?我要去找什么??」
我的身体朝着她大喊,但却没有得到响应。

一.

“我”猛地直起身子,「呀…原来,原来只是一场梦么?」
还是感觉有哪里不太对劲呢…
但是看到时钟的指针逐渐靠近八,“我”决定还是不想这些了。
毕竟,只是一场梦呀,一场虚假的,梦境而已。

二.

“我”走在上班的路上。

等等…上班?
“我”停下脚步,上…班?
我今年不是,十五岁么?
“我”打开钱包,拿出了认证卡。
只见上面的出生日期,清清楚楚的写着,1999年03月15日。
突然感到一阵眩晕,然后,“我”直挺挺的倒在了马路上。

三.

再次醒来,我已经在医院的病床上躺着了。
一个身着白大褂的医生走过来,告诉我是脑供血不足引起的晕厥。
真的是…这样子么?
我叫住了医生,「我…我是哪一年出生的说…我有点想不起来了」
医生疑惑的歪了歪头…唔…意外的有点萌?
「你是2005年出生的呀,是有哪里不舒服么?」
2005年…是2005年么…
「冰梦?」
「啊?」我抬起头,「怎么了?」
「你没事吧?如果哪里不舒服就跟我讲,我好给你…」
「非常抱歉的说…刚才在想事情,咱没有事情惹,您去忙吧。」
医生看上去很担心的样子,「那有什么事情记得按铃。」

四.

「你是个罪人。」
「你害的我们家破人亡。」
「你应该接受审判。」
「你必须要接受审判。」
「我们不会放过你的。」

五.

「小姐?您没事吧?」
「呀?你…你是?诶?」
「啊,失礼了,刚才发现您在路边昏倒了,就过来看看需不需要什么帮助。」
“我”支撑起身子,「谢谢您了…我已经没有事情了。」
这是…怎么回事的说?
我…我不是在医院里面么?
「小姐,我们可以加个微信么?」
那个男生在身后问我,我没有理会,自顾自的往前走。
这是…这是怎么回事…我到底是谁?

六.

叮咚。
“我”打开手机,发现有一条未读短讯。
发件人是,私人号码。
「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么?今天凌晨两点来落云公园的凉亭找我,我会告诉你一切。」
「你…是谁?」
“我”尝试给对方发短讯,但是却看到了手机的提示,「该讯息暂不支持回复」。

七.

“我”浑浑噩噩的回到了家,躺在床上,感觉自己要疯掉惹。
我…到底是谁?是冰梦…还是“冰梦”…
就这样,我又进入了“梦境”。

八.

又是熟悉的天花板。
我…我又回到医院惹?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侧过身,按响了呼叫铃。
过了一小会,医生走到了我的床前,「怎么了?」
「我…我想进行手术了。」
「……,手术是有风险的,现在你的身体状况不手术也是…」
「不…我已经决定了…我想手术。」

九.

「今天天气真好呀…不论是康复,亦或是离开,都很适合的说,你觉得呐?」我靠在窗台上,微笑着对医生小姐说。
「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诶…咱怎么会后悔呀…我可不想再给别人添麻烦了呢…其实之前咱都想好惹,如果能治好那当然好啦…如果治不好……,如果治不好,也能给家人带来一笔数量可观的收入,不好嘛…现在的我,可就是一个废物呀…」
说着,眼泪不争气的掉了出来,在地上摔得粉身碎骨。
医生走过来抱住了我,「不要紧的,相信我们,好么?」
「…,嗯!我相信您的说。」

十.

「2319患者准备全麻,插管。」
我的意识逐渐消失…

十一.

“我”醒了,「呀…头好痛…呃啊…」,趴在床上缓了好长时间才好了一点。
我…又回来了呀…
“我”抬头看了一下表,一点半了。
唔…还有半个小时的说,要赶紧赶到落云公园诶…这是知道真相的唯一机会了。
“我”从床头拿起包包,出了门。

十二.

凌晨两点,落云公园。
好黑呀…真的是,市政工程怎么做的诶,路灯这么暗的说。
一边抱怨着,一边走进了凉亭。
「你来了。」
突然,身后传来了那个熟悉的女声。
“我”转身,顿时惊吓的后退了两步…
「医生…小姐…,怎么会…怎么会是你!」
医生没有理会“我”,自顾自的说着,「你知道么,你曾经杀害的那些人很想念你的说。」
「你…你在说什么呀!我…我怎么可…」
医生突然凑了过来,用她的食指按住了“我”的嘴唇,「不要~说话欧…你会吵到它们的~」
“我”害怕的闭上了嘴。
「你曾经在梦中残忍的杀害了你的同学…不…是你以为的梦境,实际上呢…是现实吖…你真的杀掉了他们。」
「我…我…」
「你就不能乖乖的做一个被害者么?他们不过是欺负了你一下,你就做出这种事情么…?而且…我的儿子也在里面的说…」
“我”啪叽一下坐到了地上。
原来…原来那些…不是梦么…
突然,眼前医生小姐的心脏处多出了一把匕首,「噗呲」,一道血柱喷到了“我”的脸颊上。
就像灵异电影一样,医生小姐的身体上多出了无数道伤口,霎时间血流成河,她缓缓的倒在了地上。
「啊…啊…谁…谁在那里…」
“我”害怕的后退,但是公园里一片寂静,医生小姐也一动不动了。
过了大约五分钟,“我”缓缓走上前去,发现医生小姐已经遇害了,“我”颤抖着翻找出手机,拨通了999,然后飞一般的逃离了现场。

十三.

第二天。
叮咚,叮咚。
「是…是谁…?」
“我”蜷缩在被窝里,颤抖着声音问到。
「啊,您好,我是社区的,想找您了解一点情况。」
「啊…哦…好,好的说,请稍等一下。」
“我”摸索着起床,换好衣服,打开了门。

十四.

「昨天晚上我在哪里…?在…在家的说…」
「是这样的,我们发现您涉嫌故意杀人,且证据确凿,故决定…」
「不…不是这样的!」,“我”往前走了一步。
站在对面的警察一下子将“我”按在了地板上,戴上了手铐。

十五.

「不,我没有要袭警的说…我只是想解…」
噗呲。
一把短刀插进了“我”的脖颈。
「呜呃…」,“我”瞪大眼睛看着面前的警察。
然后倒在了地上,血液喷溅的到处都是…

十六.

「患者生命体征消失!AED 50焦耳,快!」
……
「再来一次,准备动脉缝合术。」
……
……
「辛苦了…外科手术结束,2319患者手术中死亡,我来收尾吧。」
医生小姐一言不发的走出了手术室,眼睛里流下一行清泪。

十七.

「诶,林护士,2319那个床你请出来没有呀?」
「哦,还没呢,等着家属把个人物品拿一下。」
「那个患者还有个人物品?」
「有一张小纸条啊。」
「嗨,你想摸鱼就直接说呗,一张小纸条扔了就好了。」
……
……
医生小姐弯下腰,从垃圾桶里把那张小纸条捡了出来,上面只有一行字,
「死亡,是唯一的解药。」

END.

尾记

只是一场梦…应该叭…?
内容不要当真的说…并没有真实发生。
当然…梦境是有真实的元素的…但是只是很少一部分而已…
修改了65%的内容…
就这样子的说…

写的还是挺乱的说…
初中语文不及格的水平…只能写成这样子惹…QAQ
带引号的我是梦境中发生的,不带引号的是现实(文章中的梦境和现实,并不是现实世界的说…)。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