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为什么中国没有安乐死合法化?

1 条评论 文章 安乐死 转载 黎墨

这是一篇碎碎念,以后会经常通过类似的文章来记录想法和思考

安乐死的普遍定义为:指对无法救治的病人停止治疗或使用药物,让病人无痛苦地死去。在中国定义为:“指患不治之症的病人在垂危状态下,由于精神和躯体的极端痛苦,在病人和其亲友的要求下,经医生认可,用人道方法使病人在无痛苦状态中结束生命过程。

那么,为什么中国到目前都没有开展安乐死合法化,如果一个患有绝症的人,每天承受着剧痛,只有靠药物才能维持生活,语言能力正在逐渐丧失,你还有勇气对他说”坚强的活下去” 这几个字吗

首先来看安乐死的主要方式:

  1. 积极安乐死(主动安乐死):部分人也可以理解为“协助自杀”,指对符合安乐死条件的病人,医生使用药物或其他方式尽快结束病人痛苦的死亡过程
  2. 消极安乐死(被动安乐死):对符合安乐死条件的病人,医生停止使用抢救措施而仅给适当的维持治疗或者撤除所有的治疗和抢救措施,任其自然死去
  3. 间接安乐死:通过镇静剂等药物加快死亡速度,类似消极安乐死

包括我国在内的绝大多数国家和地区都对消极安乐死持容忍态度, 但对积极安乐死则认为属于犯罪。
而国外也仅有相当少数的国家支持主动安乐死,例如荷兰:

荷兰是世界上第一个安乐死合法化的国家。2001 年 4 月 1 日, 荷兰国会众议院、 参议院分别以 104 票赞同、 40 票反对和 46 票赞同、 40 票反对、 1 票弃权, 通过了安乐死合法化法案。
而“波斯特马案件”成为荷兰主动安乐死合法化的主要起点。

1971年,荷兰一名叫做海特勤伊达·波斯特马医生的母亲患脑出血,导致部分瘫痪、失聪、和语言功能障碍。由于仁慈和无法忍受其母亲健康极度受损,波斯特马给她的母亲注射吗啡使之丧失意识,并给她母亲注射箭毒致死。
波斯特马在接受审判时作证道:“当我看到我母亲,一位健康极度受损的人,悬挂在那张椅子上,我再也无法忍受了。”在波斯特马报告当局后,她被控谋杀接受了审判,但仅被判处缓刑。
两年后即1973年,荷兰医学会与荷兰的检察官们达成了一个协议,根据这一协议,医生若遵循下面四条指南就不会被控谋杀:1. 只有有行为能力的病人才能要求死亡;2. 病人的要求必须在无压力的情境下,一再提出,毫不含糊,并形成书面文字;3. 经治医生必须与另一位医生进行磋商,证实第二种情况;4. 病人必须身处无法忍受的疼痛或者痛苦之中,没有改善的可能。


荷兰大法院认为,即便重症痴呆患者没有“明确表达意思”,也可以实施安乐死。
“只要满足安乐死的条件,即可根据重症痴呆患者提前写下的文件,对其实施安乐死”。法院提到的“条件”是指患者持续经历极其严重的痛苦和至少取得两名医生的同意。不过,“还需要患者在痴呆恶化到无法自主表达意识之前做出(安乐死的)要求”。

到目前,荷兰的安乐死标准主要有以下条件:

  • 病患承受难以忍受的痛苦并且无法改善。
  • 病患需为自愿要求并且非常坚定(病患的意愿不得受到其他人影响或是精神疾病或药物影响)。
  • 病患需知悉其他的选择,可能性或是选项。
  • 需咨询过一位以上的医生,并了解整个状况。
  • 执行过程需经由医疗单位确保符合病患的需求以及医生必须在场。
  • 病患最少需满 12 岁以上 (12~16岁的病患需要由家长同意)。

中国的安乐死现状

早在1987年,中国法学界、医学界和哲学界就开始了对安乐死问题的讨论(缘由是陕西汉中市的一家医院为一位女性肝硬化病人实施积极安乐死),我国尚未对安乐死作太多的法律规定,只是仍将安乐死视为非法剥夺人的生存权利。在我国,合法剥夺他人生命的行为只有两种:一是由司法人员依法执行死刑;二是在符合正当防卫条件下的自卫杀人。但积极安乐死在我国被国人在文化心理和社会心理上所接受,并默许这种行为。虽然我国法学界、医学界的有关人士也在主张为积极安乐死立法,详细解释执行条件和步骤,但又因为安乐死所涉及的学术领域复杂,一时尚不能如愿地阐明。

一些争论

在道德层面,是否应该让医生来背负“杀人”的权利,而人类又是否有自杀的权力?
如果人人都为了不在被病痛折磨而安乐死了,人类的医学发展是否会变的缓慢?
安乐死合法化以后,人类是否会更容易的放弃生命?
患者死后,会不会给社会或家庭带来经济或精神的损失
老年人或弱势群体,会担心自己成为社会或家庭的负担,安乐死合法化会增加他们死去的压力吗?如何判定患者是否是真正的自愿,或许是被他人所迫,对自身的情况是否真正了解,还有精神上的压力。
如果国内安乐死合法化后,成本应该如何让人们接受。瑞士是唯一一个支持外国人前去自杀的国家,据部分不可靠资料统计,瑞士安乐死一次的费用在40w人民币左右。如果设备和制度不完善,是否可能会出现“被安乐死”的情况。又或者普通人和穷人连自杀都不配?
以后是否会被不法分子利用,又或者出现家属索要赔偿金的情况

个人想法

人类是一种很神奇的生物,既要维持社会共存的关系同时又在为自我的权力所担忧。在社会层面,我是完全否定安乐死的,因为他人的痛苦和我自身无关,但如果因为安乐死法的实施而影响到了社会,可能会触及我的利益,那当然是全盘反对。
但如果我自己某天遇到了需要安乐死的情况,我可能会想尽一切办法去实行,我自己的生死想由自己来掌控,而不是社会和法律。
毕竟,人类的本质就是双标?

安乐死是一个在社会、伦理、医学、法律等多层次多方面都需要慎重考虑的复杂问题,如果某一天世界上出现了一种无痛死亡,且人人都能买得到的药物,那世界会。。。。

其他资料

【中日双语】NHK特别篇 她选择了结束生命 ~日本女性安乐死纪实~【MT字幕组】

引用

安乐死法案<百度百科>:https://baike.baidu.com/item/安乐死法案
协助自杀<维基百科>:https://zh.wikipedia.org/wiki/协助自杀
荷兰安乐死议题<维基百科>:https://zh.wikipedia.org/wiki/荷蘭安樂死議題
安乐死<维基百科>:https://zh.wikipedia.org/zh-hans/安乐死
维持生命医疗决定法<百度百科>https://baike.baidu.com/item/维持生命医疗决定法

版权讯息

本文转载自冰凌胧月的小窝,原文使用署名 - 非商业性使用 - 禁止演绎 4.0协议授权


人们永远无法赚到自己认知之外的钱

0 条评论 文章 外汇 差价合约 反诈 黎墨

外汇按金交易是面向专业人士开展的金融服务,且根据中国大陆法律法规未明确允许金融机构开展此业务。请遵守当地外汇管理规定。若有任何疑问,请务必向当地监管部门或专业人士咨询。

因为咱自己在做外汇保证金交易,所以平常也有关注网络上的各种讯息,其中最多的,就是维权帖。

其实咱一直很不理解,外汇保证金交易作为一种高风险的投机交易,为什么很多甚至连外汇是什么都不知道的人会参与进来。

咱见过很多维权的人,他们大多都是底层工人。

其中有一些人是因为在微信群中认识了所谓“老师”,被每月5%~15%的高息所诱惑,然后被引导至资金盘进行交易。

还有一些是自诩懂得一些知识,自己找到某些“经纪商”进行交易。

这些人的账户里大多仅有几百元(以美元为记账本位币,下同),在被骗后痛不欲生,要死要活的,其实咱真的特别不理解,更不认同这种做法。

要知道,在外汇保证金这种短线交易中,其实是特别考验交易员的水平的。由于其T+0和隔夜费的机制,往往一天就会交易数次甚至数十次,如果没有专门学习过,是很难不亏损的(大多数经纪商在注册时都会有风险提示,可以留意下,大概是这样一句话“有xx%的零售客户在与此经纪商交易时亏损”,到目前为止,咱还没有见过这个百分比低于65%的,这也就意味着大多数散户都是韭菜)。

咱刚才所说的这些人,甚至连“韭菜”都不是。

原因也很简单,因为他们的钱根本就没有流入市场,而是从头到尾都在一个骗子事先配置好的沙箱环境中,被人肆意拿捏。

其实这些人挺可悲的,但是不值得被人可怜。

明明没有那个本事,却总是妄想一夜暴富,清醒一点叭!别人要是真有稳赚不赔的项目,干嘛要带你?

做高风险投资项目就要有亏损的准备呀,咱以咱自己的交易数据为例,每次交易20手,最多时单笔亏损四千九百元(忘记设置止损惹)。当然啦,相对的,咱单次盈利最高达到了一万五千元。

有些人月工资才三五千人民币,想快速赚钱,就去做外汇交易,一次投入几百元,很容易就全亏损了。因为他们完全没有投资经验,就去做这种高风险投机项目。这哪里是在投资呀,这根本就是在赌博!

总是以为自己不会亏,或者是已经亏了,想快速翻本,这都是标准的赌徒心理呀!

一般情况下,配置到高风险投资(R5)的资产占到个人资产的5%到10%是一个较为合理的区间,在亏损也不会影响到个人生活的同时去追求较高的回报,而大多数资产则应该配置到保本型理财产品中(作为一般人而言,投资者、从业者不在其中)。

而这些人,一次性投入几百元,这可能就是他们一整个月的工资,无论结果如何,当他把钱用于投机时,就已经输了。亏损,会想翻本;盈利,还想赚更多。

更何况,这些人可能从头开始就是在赌博。

因为中国大陆未开放外汇保证金交易市场,所以目前所有经纪商都是海外注册并监管的,其中合法合规的仅占据非常小的一部分,大多数平台都是虚假的资金盘,或是对赌平台(对赌交易模式即投资者所挂订单不投放至市场,如果投资者亏损,则交易商盈利;若投资者盈利,则交易商亏损。不明白的可以去查询一下二元期权,交易模式与其类似。对赌交易模式本身并不违法,在取得MM全牌照之后经纪商是可以开展对赌交易的,但是现在有许多虚假交易商以外汇交易为名,行诈骗之实,就算你盈利了,他也不给你出金)。

现在在中国大陆展业的经纪商95%都是不受监管的,如果在其平台交易,资金安全是没有任何保障的。

当然他们漏洞也很多,其实稍微懂一些的人都可以轻易分辨出来(其实咱怀疑他们是故意露出一些破绽,让懂行的人远离,专门坑不懂的小白)。

不懂也不要紧,多看看《今日说法》也可以的说。

现在的骗子比起以前高明的多,明白造假官网容易被戳穿,现在他们都会从头到尾包装出来一个看似合法的新品牌,然后再进行诈骗。

他们会宣称其持有各种监管牌照以证明他们的合法性,但是有些牌照根本就没有用处,结果还是会有很多人相信,然后上当受骗。

比如著名的美国NFA豁免牌照,美国NFA是很权威的一个监管机构不假,但是其颁发的牌照有很多种类别,比如非会员豁免牌照,这种牌照注册成本极低,且不受监管。

然后就是同样著名的加拿大MSB牌照,这个牌照就…真的是…不知道怎么说…刚才那个美国NFA牌照起码还是全国期货协会(National Futures Association)发行的,虽然和MSB牌照一样是注册制的,但是起码还和外汇保证金交易沾那么一点点的关系。

而这个,加拿大MSB牌照,是由加拿大金融交易和报告分析中心(FINTRAC)颁发,是一个反洗钱与反恐怖融资的监管牌照!虽然牌照名字中显示监管内容是“货币兑换”啦、“外汇交易”啦,但是这对外汇保证金交易完全起不到任何监管作用(虽然它本身也是一张注册制牌照,没有任何监管力度)!

还有一个就是香港金银业贸易场(CGSE),这个,咱都觉得很可笑。

首先,他不是一个政府机构,充其量算是一个行业自律组织,这就说明它没有执法权。

其次,你去官网看看他的管理层成员,全都是来自各个金银业公司的,也就是,自己监管自己,想想都能知道这个牌照有没有用处惹。

不过这个主要是针对金银交易,和外汇不一样,但也同属于实时差价合约的范畴,所以有些公司两项业务都会开展,因此也要注意。

然后就是澳大利亚证券投资委员会(ASIC)的牌照,先不说其授权代表(AR)牌照十几万就能买一张,关键是,ASIC现在已经不对中国大陆投资者负责了,不管了,所以没什么用处,属于可以锦上添花,不能雪中送炭的类别。

除了上述几个,还有各种岛国离岸监管牌照,注册成本低,监管力度也低,也都是很危险的说。

总之,外汇保证金交易水超级深的说,什么都不懂还是不要尝试啦,小心被淹死嗷!

以上。


时隔半年 网购处方药仍然监管不力

0 条评论 文章 处方药 监管 新闻 黎墨

为方便患者购药,现在很多APP都可以在线购买药物,并通过快递寄送至家中。

但是自2019年起,陆陆续续有多家媒体报道网购处方药监管不力,“宠物照片可充当处方网购处方药”这类新闻层出不穷。

“最严”药品管理法实行已半年有余,网购处方药是否加强了监管?处方审核变严格了么?

于是,笔者决定对多家网络药店进行测试。

2020年8月,笔者就“是否可购买处方药”和“无合规处方是否可以购药”两个指标,通过线上检索、下单的方式,分别在六个知名度较高在线购药平台进行了测试。

部分平台整改见成效

2019年时,人民网曾报道,在“壹药网”用宠物照片充当处方单,顺利购买到了处方药。本次笔者也安装了“壹药网APP”进行测试。

现在通过假处方已无法在壹药网购买到处方药

笔者发现,通过上传无效照片的方式,已经无法通过“壹药网”审核。同时,我们也测试了在线问诊功能,在选择“未线下就医”时,两位医师均未给笔者开立电子处方。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广东壹号大药房连锁有限公司于2020年05月06日,因违法宣传处方药,被罚款100万元。

部分平台处方药“仅供展示”

笔者发现,在“药房网商城”中,所有药均标注“仅做信息展示 实体店购买”字样,使用手机号登陆后出现购买选项。

选择购买处方药,必须提供以前的就诊记录、处方才可以购买,较为正规。

在“平安好医生”中购买处方药时,未要求提供身份证号码,同时也未提供上传已有处方的路径,购买处方药需在线“问诊开药”。

在“阿里健康/淘宝”中,提示“抱歉,由于您未满18周岁,该类型商品暂不支持购买”。

在“京东”中,处方审核疑似由药房自主完成,审核环节可能存在缺失。

仍有平台可以使用虚假凭证购买处方药

笔者在H平台(因该平台存在违规开处方药的情况,在此将以H平台代替)中的“在线问诊”服务中,顺利开到了两盒“盐酸丁螺环酮片”。

自始至终笔者未提供任何个人讯息,包括身份证号、问诊记录、处方单等,均未要求提供,医生便给笔者提供了“电子处方”,并通过它开到了处方药。

其官网显示,H平台拥有“互联网医院”资质。

《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试行)》第二十条规定,互联网医院应当严格遵守《处方管理办法》等处方管理规定。在线开具处方前,医师应当掌握患者病历资料,确定患者在实体医疗机构明确诊断为某种或某几种常见病、慢性病后,可以针对相同诊断的疾病在线开具处方。

(网售)处方药仍需加强监管

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政策法规司司长刘沛,去年8月份在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关于网络销售处方药的问题“人大听取了各方面的意见,采取了包容审慎的态度”。

但是,不论网售处方药政策是否放开,处方药应凭方购买是不变的底线,这是毫无疑问的。

相较于实体药店,对医药电商的监管更加方便快捷,因为互联网可以留痕,而且效率也更高。

“现在实体店的处方药销售也不是很乐观。尤其是到了基层地区,处方药销售不规范的情况可能更加突出,甚至不凭处方也可以销售。但是,我恰巧认为,这次通过制定部门规章的方式可以明确网上处方药销售的标准。”

《药品管理法》第六十一条规定,药品上市许可持有人、药品经营企业通过网络销售药品,应当遵守本法药品经营的有关规定。具体管理办法由国务院药品监督管理部门会同国务院卫生健康主管部门等部门制定。这被视为给网络销售药品的实践探索留下空间。

我们认为,《药品网络销售监督管理办法》应尽快出台,因为这样,行业就有“规矩”了。在现在这个窗口期,市场容易变的混乱。

如果不通过立法,很难把医院里的电子处方信息权利回归到病人手里。对于这张处方,病人有权在医院、线下药店或网上药店取药。现在整个处方药品销售的核心在于数据权归属。这个权利是病人的,应该把权利还给病人。

“目前国家药监局正会同卫健委等有关部门研究如何保证处方准确可靠、如何保证公众购药便捷和用药安全等。监管办法也将争取尽快发布实施。”


梦境小记:死亡是唯一的解药

0 条评论 文章 梦境 黎墨

说明

改编自2020年3月6日的一场梦。
大幅度改编,添加了很多其他的东西,但是主线并未改变。
文笔渣,遂关闭了评论。

零.

「人们将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以什么方式死去……您难道,一点也不好奇么?」
我听到,一个声音在我耳边,这样说着。
她的声音很好听,但是在这寂静的夜晚显得有一丝诡异。
「你是谁?」
我的身体似乎不受控制,不由自主的问出了这一句话。
「这是你的宿命,去寻找它们吧。」
我不确定她是否听见我的问题…
「你在说什么?我要去找什么??」
我的身体朝着她大喊,但却没有得到响应。

一.

“我”猛地直起身子,「呀…原来,原来只是一场梦么?」
还是感觉有哪里不太对劲呢…
但是看到时钟的指针逐渐靠近八,“我”决定还是不想这些了。
毕竟,只是一场梦呀,一场虚假的,梦境而已。

二.

“我”走在上班的路上。

等等…上班?
“我”停下脚步,上…班?
我今年不是,十五岁么?
“我”打开钱包,拿出了认证卡。
只见上面的出生日期,清清楚楚的写着,1999年03月15日。
突然感到一阵眩晕,然后,“我”直挺挺的倒在了马路上。

三.

再次醒来,我已经在医院的病床上躺着了。
一个身着白大褂的医生走过来,告诉我是脑供血不足引起的晕厥。
真的是…这样子么?
我叫住了医生,「我…我是哪一年出生的说…我有点想不起来了」
医生疑惑的歪了歪头…唔…意外的有点萌?
「你是2005年出生的呀,是有哪里不舒服么?」
2005年…是2005年么…
「冰梦?」
「啊?」我抬起头,「怎么了?」
「你没事吧?如果哪里不舒服就跟我讲,我好给你…」
「非常抱歉的说…刚才在想事情,咱没有事情惹,您去忙吧。」
医生看上去很担心的样子,「那有什么事情记得按铃。」

四.

「你是个罪人。」
「你害的我们家破人亡。」
「你应该接受审判。」
「你必须要接受审判。」
「我们不会放过你的。」

五.

「小姐?您没事吧?」
「呀?你…你是?诶?」
「啊,失礼了,刚才发现您在路边昏倒了,就过来看看需不需要什么帮助。」
“我”支撑起身子,「谢谢您了…我已经没有事情了。」
这是…怎么回事的说?
我…我不是在医院里面么?
「小姐,我们可以加个微信么?」
那个男生在身后问我,我没有理会,自顾自的往前走。
这是…这是怎么回事…我到底是谁?

六.

叮咚。
“我”打开手机,发现有一条未读短讯。
发件人是,私人号码。
「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么?今天凌晨两点来落云公园的凉亭找我,我会告诉你一切。」
「你…是谁?」
“我”尝试给对方发短讯,但是却看到了手机的提示,「该讯息暂不支持回复」。

七.

“我”浑浑噩噩的回到了家,躺在床上,感觉自己要疯掉惹。
我…到底是谁?是冰梦…还是“冰梦”…
就这样,我又进入了“梦境”。

八.

又是熟悉的天花板。
我…我又回到医院惹?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侧过身,按响了呼叫铃。
过了一小会,医生走到了我的床前,「怎么了?」
「我…我想进行手术了。」
「……,手术是有风险的,现在你的身体状况不手术也是…」
「不…我已经决定了…我想手术。」

九.

「今天天气真好呀…不论是康复,亦或是离开,都很适合的说,你觉得呐?」我靠在窗台上,微笑着对医生小姐说。
「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诶…咱怎么会后悔呀…我可不想再给别人添麻烦了呢…其实之前咱都想好惹,如果能治好那当然好啦…如果治不好……,如果治不好,也能给家人带来一笔数量可观的收入,不好嘛…现在的我,可就是一个废物呀…」
说着,眼泪不争气的掉了出来,在地上摔得粉身碎骨。
医生走过来抱住了我,「不要紧的,相信我们,好么?」
「…,嗯!我相信您的说。」

十.

「2319患者准备全麻,插管。」
我的意识逐渐消失…

十一.

“我”醒了,「呀…头好痛…呃啊…」,趴在床上缓了好长时间才好了一点。
我…又回来了呀…
“我”抬头看了一下表,一点半了。
唔…还有半个小时的说,要赶紧赶到落云公园诶…这是知道真相的唯一机会了。
“我”从床头拿起包包,出了门。

十二.

凌晨两点,落云公园。
好黑呀…真的是,市政工程怎么做的诶,路灯这么暗的说。
一边抱怨着,一边走进了凉亭。
「你来了。」
突然,身后传来了那个熟悉的女声。
“我”转身,顿时惊吓的后退了两步…
「医生…小姐…,怎么会…怎么会是你!」
医生没有理会“我”,自顾自的说着,「你知道么,你曾经杀害的那些人很想念你的说。」
「你…你在说什么呀!我…我怎么可…」
医生突然凑了过来,用她的食指按住了“我”的嘴唇,「不要~说话欧…你会吵到它们的~」
“我”害怕的闭上了嘴。
「你曾经在梦中残忍的杀害了你的同学…不…是你以为的梦境,实际上呢…是现实吖…你真的杀掉了他们。」
「我…我…」
「你就不能乖乖的做一个被害者么?他们不过是欺负了你一下,你就做出这种事情么…?而且…我的儿子也在里面的说…」
“我”啪叽一下坐到了地上。
原来…原来那些…不是梦么…
突然,眼前医生小姐的心脏处多出了一把匕首,「噗呲」,一道血柱喷到了“我”的脸颊上。
就像灵异电影一样,医生小姐的身体上多出了无数道伤口,霎时间血流成河,她缓缓的倒在了地上。
「啊…啊…谁…谁在那里…」
“我”害怕的后退,但是公园里一片寂静,医生小姐也一动不动了。
过了大约五分钟,“我”缓缓走上前去,发现医生小姐已经遇害了,“我”颤抖着翻找出手机,拨通了999,然后飞一般的逃离了现场。

十三.

第二天。
叮咚,叮咚。
「是…是谁…?」
“我”蜷缩在被窝里,颤抖着声音问到。
「啊,您好,我是社区的,想找您了解一点情况。」
「啊…哦…好,好的说,请稍等一下。」
“我”摸索着起床,换好衣服,打开了门。

十四.

「昨天晚上我在哪里…?在…在家的说…」
「是这样的,我们发现您涉嫌故意杀人,且证据确凿,故决定…」
「不…不是这样的!」,“我”往前走了一步。
站在对面的警察一下子将“我”按在了地板上,戴上了手铐。

十五.

「不,我没有要袭警的说…我只是想解…」
噗呲。
一把短刀插进了“我”的脖颈。
「呜呃…」,“我”瞪大眼睛看着面前的警察。
然后倒在了地上,血液喷溅的到处都是…

十六.

「患者生命体征消失!AED 50焦耳,快!」
……
「再来一次,准备动脉缝合术。」
……
……
「辛苦了…外科手术结束,2319患者手术中死亡,我来收尾吧。」
医生小姐一言不发的走出了手术室,眼睛里流下一行清泪。

十七.

「诶,林护士,2319那个床你请出来没有呀?」
「哦,还没呢,等着家属把个人物品拿一下。」
「那个患者还有个人物品?」
「有一张小纸条啊。」
「嗨,你想摸鱼就直接说呗,一张小纸条扔了就好了。」
……
……
医生小姐弯下腰,从垃圾桶里把那张小纸条捡了出来,上面只有一行字,
「死亡,是唯一的解药。」

END.

尾记

只是一场梦…应该叭…?
内容不要当真的说…并没有真实发生。
当然…梦境是有真实的元素的…但是只是很少一部分而已…
修改了65%的内容…
就这样子的说…

写的还是挺乱的说…
初中语文不及格的水平…只能写成这样子惹…QAQ
带引号的我是梦境中发生的,不带引号的是现实(文章中的梦境和现实,并不是现实世界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