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杂的犯罪活动数量持续增加,形式不断演变。从早前的巴拿马文件,到美国金融犯罪执法网络(FinCEN)最近泄露银行提交的可疑活动报告(SAR),都清晰反映了这一趋势。浮出水面的犯罪组织与专业顾问和金融业机构之间存在买卖关系,犯罪分子愿意花钱,而后者愿意提供建议和服务。

2020年亚太反洗钱情况回顾 - 《今日ACAMS》

“小团伙”污染政治生态。政治生态是党风、政风、社会风气的综合体现。一个单位、一个团体、一个政党,只要形成了团团伙伙,就会出现“出大力的不如抱大腿的”“点兵的不如点菜的”“会干的不如会吹的”等奇怪现象,私情替代了公心,关系取代了原则,那么廉洁操守难以得到认可,党纪国法难以得到遵守。结果,必然是组织涣散、人心离散。

“小团伙”是侵蚀党组织肌体的毒瘤

生活就是演戏,演得好是喜剧,演不好是悲剧

安家

个别单位为了考核加分,想歪招、走险棋,为了加高分的安检普裁案件,找人携带管制刀具、子弹进站。我们有的干部民警作为执法者,知法犯法,究其原因是不学法律、不懂业务,还停留在原来“企业保安”时代,全凭经验办事情,连最基本的“规矩”都不懂,真是“无知者无畏”。在办理行政案件过程中,扭曲事实将当事人合法行为定性为违法、案件尚未办结便进行处罚、误导嫌疑人适用快速办理。有些单位主要领导干部安全意识缺失,对于执法记录仪的管理与使用不重视、不要求、不监督,民警在接处警时不会用甚至不使用执法记录仪,导致执法音视频内容不全面、画面不连贯、声音不清晰甚至缺少违法嫌疑人全部违法事实。有的单位不严格遵守办案区“四个一律”规定,嫌疑人带至派出所后未首先进入办案区或进入办案区后无人看守,不进行人身安全检查,个人物品任其随身携带;办案民警、嫌疑人在办案区随意玩手机、接打电话、闲聊,存在被偷拍、偷录、引发负面舆论的风险。再就是业务部门程序意识淡漠、审核把关不严、岗位职责不落实,不能抓住受审案件的关键过程和证据,也不能按照职责要求完成案件全部内容的审核,甚至不审案件只点鼠标“秒审批”。对于占全局大比例的所裁案件监督管理较少甚至不管不问。

对当前警务工作的思考(致局长的匿名信)

现在只有很少数量的逃犯是立足站车抓获的,少量是违反上级追逃规定通过“两网追逃”形式跨区域抓的,更多的单位是直接向地方公安机关花钱买或协调(要)逃犯。现在地方公安机关都知道××公安要逃犯,毕竟资源有限,地方公安机关待价而沽,有时还故意拿一把。基层参考单位为了得分恶性竞争,致使逃犯价格不断上涨。同样报价的情况下,有的基层参考单位还不时向关系单位请客送礼,通过卑躬屈膝拉感情以求获得先机,将××公安的脸面都丢尽了。公安处在追逃上有目标,下任务,设立追逃战果排行榜,有的单位为了突出成绩,在成果统计上偷梁换柱,将所有追逃战果统计在一个民警身上,以此来谋求更高一层的奖励。职能部门对此视而不见,机械地按照追逃战果排行榜,进行记功嘉奖,公安局奖励完,公安处接着奖。

逃犯的抓获本身就有问题,战果再集中在一个人身上记功嘉奖,这就是一颗定时炸弹,随时都可能爆炸。这种“记功嘉奖”现象树立了严重错误的导向,进一步助长了弄虚作假的歪风邪气。

对当前警务工作的思考(致局长的匿名信)

大家都知道一切都会好的,但是那是以后的事了。现在的时候,怎么都不会好的。

沈逸曦捏着那两根针,伸手摸了摸姜流舟,嘴里的会好的怎么也说不出口。

大家都知道一切都会好的,但是那是以后的事了。现在的时候,怎么都不会好的。

也说不出不要难过的话来。怎么可能不难受。

沈逸曦张嘴,最后也只是说:“你还有我呢。”

穿成恶毒女二后只想主持正义

那些希望和绝望,就像生存或是死亡一样,是我们永远无法摆脱的悲前喜剧。

外科风云

橘猫的气消了一点点:“实话告诉你,我以后一点也不想呆在家里,我要环游全世界!”

  “你做不到的。”
  “哈?!”
  珑抬起头:“你做不到的,因为这不符合他们对你的期待。”
  
  【他们】很强大,珑自认为没有谁比她更明白这一点。【他们】不是一个人,两个人,是一群人。如果你的梦想和他们期待的样子不一样,他们会用教育、话语、鞭子、关系…会用尽一切办法把还有价值的人塑造成被期待的样子。

布O猫小姐超A的

“我愿意认为,在一个人死后有些什么东西依然存在,也许你的意识会不朽。但是另一方面,也许就像个开关一样。”他说,“啪!然后你就没了。”

史蒂夫·乔布斯传

失去的时光、毁掉的人际关系是无法找回的,对自己和他人的伤害往往也是无法弥补的。当死亡和疯狂成为唯一选择时,从药物的控制中得到解脱也就失去了本来的意义。

我和躁郁症共处的3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