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千羽的书殿


“失去的时光、毁掉的人际关系是无法找回的,对自己和他人的伤害往往也是无法弥补的。当死亡和疯狂成为唯一选择时,从药物的控制中得到解脱也就失去了本来的意义。”

如何正确的给自己抽血

0 条评论 笔记 双相日常 黎墨

本文仅为个人经验分享,不构成医疗建议。

给自己抽血已经抽出经验了——,在这里记录分享一下叭。

上次抽血的时候明明看上去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就抽出来两管血就不出血了,后来仔细想了想,原来止血带要在插针之后拔出来的说...

首先第一步,绑止血带。
这里推荐使用CAT止血带,可以很好的单手操作,也很简单,能反复使用。
将CAT止血带穿过手臂,绑在肘关节上方7cm左右,把魔术贴粘紧,旋转一圈摇杆放置在框内,止血带就会收紧。
手轻轻握拳一会,血管就会慢慢显现出来一些,如果还是看不清楚,可以用一个名叫VeinSeek的应用程式,在Google Play的售价是90新台币。
使用这个软件对准抽血的部位,它会自动对图像进行处理,能把血管看的清楚一些。

第二步就是使用抽血针,将抽血针对准静脉插入,能从抽血针的管中看到一些血液流出。
把抽血针的另一端插入真空抽血管,然后解开止血带。
一定要先插上抽血管才能解开止血带的说!不然血液会倒流...今天咱就中招了。

第三步就是等血抽好之后不断更换抽血管啦,只要把抽血针的另一端拔出已满的抽血管,再换新的就可以啦,不需要换新的抽血针扎针。

最后给大家看看咱今天的成果~


[英文翻译]常用廉政短语

0 条评论 笔记 英文翻译 短语 黎墨

“四个意识”个个皆无,“六大纪律”项项违反
Betray each and every important political requirement and major discipline for CPC members.

毫无党性原则,对党中央极端不忠诚
Lost his communist faith and extremely disloyal to the CPC Central Committee.

问题严重集中,群众反映强烈
His wrongdoings are of grave nature and cause strong public outcry.

是典型的“两面人”
It's a typical example of duplicity.

不收敛、不知止
Show no signs of restraint.

以权谋私,收敛钱财
Trade power for personal gains.

以权谋色,不知廉耻
Shamelessly trade power for sex.

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巨额财务涉嫌受贿犯罪
Take advantage of his post to seek profits fot others and accept a huge amount of property, leading him to suspect of bribery-taking.

品行恶劣,拉帮结派、搞“小团伙”
Demoralization and form factionsand cliques.

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
Severely violate the Party's political discipline and rules.

目无法纪、肆意妄为、妄议中央
Being defiant of rules, acting wantonly and issuing groundless criticism of the CPC decisions and policies.

阳奉阴违、欺骗中央
While appearing to be obedient, but covertly refuse to implement Party's decisions and policies in practice.

干扰中央巡视,组织谈话函询时不如实说明问题
Obstruct the central authority's discipline inspections, fail to cooperate in the organization's investigation.

公器私用,不择手段为个人造势
Abuse power and public resources for personal purposes and unscrupulously seek personal influence.

大搞特权、作风粗暴、专横跋扈
Waywardly seek and use privileges and act peremptorily and arbitrarily.


血樱只为你而绽

1 条评论 文章 随笔 小说 黎墨

本文纯属虚构。作者文笔极渣且玻璃心,如果你想给差评那我就会骂你。文中可能包含以下内容:故意杀人/囚禁/犯罪/自残,请勿代入现实世界,请勿模仿文中行为。阅读过程中出现不适者请中止阅读并及时就医。
红色与黑色,交织在视网膜的深处。
视野所见之处,全是血液。
有的还是刚流淌出来时的鲜红色,有的已经凝固成为黑褐色。
我讨厌这里,但这里却最能给我安全感。
我叫黎墨,这是我的故事。

头部传来一阵胀痛,我缓缓睁开了双眼。
由于长时间处于黑暗之中,窗外的强光刺痛了双眼,产生了微微的不适感。
我从床上支起身体,手似乎沾上了什么黏糊糊的东西。
低头一看,左手上沾满了半凝固的鲜血,手背上还有一根未拔出的采血针。
“昨天又忘记拔掉试管了么...”,我喃喃自语,看来我的记忆力减退症状也越来越严重了。
将手舔干净之后,我爬起床,走到窗户前,刷的一下拉上了窗帘。
屋子重新变得阴暗起来。
我讨厌光。
坐到书桌前,打开了我的笔记本电脑。
这是一台DELL牌型号为XPS13的笔记本电脑,已经陪伴了我六年时间。
我盯着系统启动页面,手指不自觉的在桌面上敲打着。
这台笔电的性能显然已跟不上这个时代,我仍然使用它的原因只是,这是她的东西。
笔电进入了登入页面,“User:盈秋,欢迎您”,这是她的名字。
盈秋,是我爱人的名字,我们已经在一起十年了。
打开闭路电视系统,确认昨晚也没有可疑人员路过之后,我合上了笔电。
然后伸手用一柄刻着樱花的小刀在台历上划了一刀——那上面已经布满了刀痕,字迹已经很不清楚,但若是仔细看,还是勉强可以看出上面标注的年份是四年前,2017年。
我走出这间小卧室,来到了客厅。
客厅的墙壁上有一幅巨大的婚纱照,上面有一黑一红两名少女抱在一起,笑得是那么的开心。
所穿黑色婚纱的,就是我的爱人盈秋。
而身穿血红色婚纱的,是我。
我没有看这幅照片,而是走到了旁边的酒柜前,取出了一瓶茅台牌干红葡萄酒、一个柠檬、一个试剂管和两个玻璃杯。
轻车熟路的将这些东西抱到桌子上,将玻璃杯面对面摆放好,启开酒瓶将两个玻璃杯倒满,然后用餐刀切了两片柠檬分别放进去。
我坐到右侧的椅子上,将试剂管内的血红色液体倒入自己的玻璃杯,轻轻摇晃均匀。
杯子内的液体呈现出一种混浊的深红色。
我举起杯,轻轻地碰了一下对面的玻璃杯,然后将酒一饮而尽。
“咳咳...咳”,我的身体不受控的颤栗了几下,然后将玻璃杯重重的放在桌子上。
“有些事情...就算是天天做也无法习惯呀”,我轻轻叹了口气。
果然我还是无法理解为什么你那么喜欢红酒。
我又倒了一杯酒,然后起身去酒柜翻找剩余的试剂管,但是什么都没找到。
没办法了,我反手拿起餐刀,瞄准了右手小臂。
那里遍布着杂乱的伤疤,丑陋不堪。
你... 曾经也是这么痛苦么?
我知道你最爱惜自己的躯体了。
没再多想,我对准右手小臂扎了下去。
“呃呜...”,剧烈的疼痛席卷了大脑,但是我紧咬牙关不让一点声音从嘴中泄露出去。
鲜血从刀口中涌出,很快就流满了整个手臂,我将杯子接在底下,血液一滴一滴的混入红色的液体中,将清澈的酒液变得混浊起来。
我没有管仍在淌血的伤口,用左手举起玻璃杯,碰杯,一饮而尽。
直到一整瓶红酒都被我糟蹋完,我才将伤口用绷带缠住。
我的右臂已经麻木、发冷,但血液仍透过绷带渗透出来。
没有管几乎失去知觉的右臂,我起身拿起属于她的玻璃杯,将里面的酒倒到水池里。
其实我最讨厌整理物品了,就连我的房间都是混乱不堪的。
因为你不喜欢凌乱的环境,我才养成了随手收拾东西的习惯。
但是,你却不在了。
将桌面收拾整洁之后,我用塑封膜在绷带外面包裹了几圈,然后将身体彻底清洁了一番。
将头发完全放开,换上那件我最喜欢的魔咒小军官,穿上平底靴,最后拿出17号口红轻轻涂抹了几下。
我从来都是以自己最好的状态面对你。
用指纹唤醒了电梯,刷了一下密钥卡,电梯门缓缓闭合。
电梯里仅有的两个楼层选项都没有亮,但是我能感觉到失重感——它在飞速下降。
最后电梯指示器停留在了-27F,门开了。
经过一条长长的走廊,出现在面前是熟悉的钢制防爆门,它甚至可以抵御人类目前最强军事武器——核武器的攻击。
我在左侧的密码输入器中键入密码,识别身份卡并核验虹膜,通过之后,面前的钢铁大门发出了沉重的声音。
如果这不是在地下,肯定会被邻居投诉扰民的吧,我想。
不过我很快就推翻了自己的想法,毕竟为了方便,我的住所离市区有整整20公里远。
在我进入设施之后,十米厚的钢制防爆门缓缓闭合,同时所有灯亮了起来。
这就是我们的爱巢。
在开阔的大厅中央,有一个巨型圆柱玻璃容器,里面注满了福尔马林。
浸泡在其中的少女不着片缕,双手环抱在胸前,身后长长的棕色头发随着液体飘浮。
这就是我的丈夫,盈秋。
她的生命定格在了四年前。
---未完


关于(虚拟产品)版权意识随笔

3 条评论 笔记 版权意识 版权 软件 黎墨

昨天在群里和人起了争执,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
Screenshot_20220414_171440_com.tencent.mobileqq.jpg
咱就很不理解,为什么人们在虚拟产品的事物上底线就如此之低呢?

如果一个人去买东西,不付钱,这样都知道是不对的。

但是当这个东西变成虚拟产品的时候,有些人就觉得无所谓了,甚至于说觉得理所应当。

事实上,咱觉得这是一种非常,非常不道德的行为。

有人用「计算机软件保护条例」做挡箭牌,说自己的行为并没有违法。

这些人自己的心里真的没有数嘛?

先不说你是从什么途径是不是非法获取到的程式源码(事实上HANDSOME大部分源码是加密的),难道你用盗版真的是为了“学习和研究设计思想和原理”?

无非是找个理由让自己的行为显得正当而已,并不能掩盖这件事情是不对的这个事实。

而且,以“作者都没说什么,你急什么”来反驳咱的人,就感觉更可笑了。

作者不说是作者涵养好,你自己还好意思拿出去说?

这样的行为和你去别人家里偷完东西还去找人家炫耀一样,不觉得很恶心嘛?

再换个例子,大家都是写博客的,如果有人未经过你的同意就私自转载了你的文章,然后还没有写明你是原作者,换作是你不难受嘛?

从这件事上真的感觉到了中国某些人版权意思薄弱,以及贪小便宜的本性,小市民思想难改。

这样下去大环境会变得越来越差的。

刘慈欣曾经说过不建议人们当全职作家,因为很难养活自己。

这和网络上盗版横行又何尝没有关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