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千羽的书殿


“失去的时光、毁掉的人际关系是无法找回的,对自己和他人的伤害往往也是无法弥补的。当死亡和疯狂成为唯一选择时,从药物的控制中得到解脱也就失去了本来的意义。”

化繁为简

0 条评论 笔记 建站 简约 黎墨

咱的博客已经存活四年了
期间反复游离在WordPress和Typecho两个程式中间
也更换了无数个主题
最后发现了这样一款简约又不失优雅的主题(要是PC端有文章缩略图就更好了欸)
连夜花了四个小时将所有文章一篇一篇从旧站点复制到新站点(唔...咱的博客也该除除草啦~好久没有来看了)
嗯...总之,既然来了,就看看咱的博客叭(虽然可能是在浪费时间x)~
等明天睡醒就把拖了两个月的2021年度总结写出来!
(怎么感觉刚刚写完2020年度总结不久呀...一年又这么就过去了...)


Chapter One

5 条评论 文章 随笔 短篇 黎墨

[alert]嗯... 闲得无聊开始写点文章的说。提前声明:文笔渣,如果有人看到的话,提前抱歉要耽误您宝贵的几分钟了。[/alert]

这是晚秋季节,天空雾蒙蒙的。

风将寒气拍打在窗户上,使得其发出的巨大的响声。

警局的气氛和这恼人天气一样糟糕。

辖区内发生了一起命案,这是霖城五年来的第一起命案,当局为了稳定民众情绪,下令一星期破案,现在时间已经过去了两天,警方却连嫌疑人是男是女都不知道…

韩音想到这里,心里实在窝囊,他将餐盒放到桌上,扭头和同僚、也是他的好友庞从文抱怨道:“以现在警局的进度,要想抓到人除非是他良心发现自己自首了吧”。

“这个,我们也尽力了啊。”,庞从文也是一脸无奈,只是敷衍道。

韩音有些心烦意乱,将座椅调到半躺的姿势,看向了窗外。那里有一颗高大的银杏树,树上的叶子已经开始飘零。一阵秋风吹过,银杏树叶左右摇摆,扇形的树叶从树上飘落下去。他开始享受这难得的宁静时光。

只不过这片刻的平静马上就被打破了,办公室门口,走进来一个女人,她秀眉微拧,一双如同黑洞一般诡异的眼眸毫无感情的扫视了一遍办公室内的众人,随后伸出手在屋门上重重的叩击了两下,“现在,会议室开会!”。

另一边,霖城市安全局警察部上江分局的门口,一只看起来不出十三岁的小少女,瞪着一双血色猫瞳,小心翼翼地向里看去。那是一双极好看的眼睛,血色给她平添一丝神秘感;而竖瞳,并没有让人感觉到有攻击性,反倒显得可爱,让人忍不住想要将它取下来,放进福尔马林中。

现在已经是深秋,一阵风吹过,将她的头发吹到眼前。她有些烦躁的将它顺到耳后。

在原地踟蹰了几步之后,她探出身子,慢慢地走进了这种建筑物。 天花板闪烁着白光,造就了警局特有的庄严肃穆的气氛,很多人在里面来回走动,似乎没有人注意到外面进来了一个小孩子。

她轻咬嘴唇,迈动脚步,向里面走去。

“小妹妹,请问你有什么事?” 迎面走来一个高大的男警官,看了看这个漂亮的小姑娘,微笑着低头问道。

她抬头看着这个男人,一脸无措的表情。 “我...我想报案。我的姐姐失踪了...”

听到这个答案,男警官有些惊讶,但还是耐心的问道:“你的父母呢?”。

“我...我...”,她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怎么说。

男警官看到她的样子,小心翼翼地猜测道:“你的父母已经不在了么?”

她点点头,低垂着头,不敢直视男警官的眼睛。

男警官叹了口气,拉起小姑娘的手,将她带到一间接待室,示意她坐下,然后接了一杯水推了过去,“先喝一点水吧。”

等她喝完之后,男警官递给她纸巾,让她擦拭了一下嘴角。

“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尹洛...”

没等警官继续问,她就迫不及待地继续说下去,“我...我姐姐...她叫尹璐,是我唯一的亲人...”

话还未说完,她的眼泪便掉了下来,一副伤心欲绝的模样。

“你别哭,你的姐姐一定会平安回来的,相信我。”,男警官安慰道。

“嗯!这是肯定的...必须的...”,尹洛的声音有些发颤,“如果她不在了,我... 我也活不下去了... ”

这时男警官微微皱起了眉,似乎有些疑惑。他又在电脑上查询了一遍,确认了一下。

电脑上显示,尹洛是独生子女。


索尼电子纸DPT-RP1开箱

0 条评论 日记 索尼 电子纸 泡面拍档 黎墨

在索尼电子纸和iPad Pro之间纠结了好久之后,最后决定选择电子纸(毕竟自制力比较差...iPad又好玩的说)。

价值¥5999的电子纸,生产日期是去年,属于索尼商用产品系列,可以在https://pro.sony看到

售价¥499的官方皮套,生产日期同样是去年。

成品:

短评:

有品牌溢价,但是还挺好用的,写字延迟几乎看不出来,唯一的缺点大概是续航。笔满电只能连续使用一小时,局限性很强。

推荐指数3.5,如果预算充足就上叭!不充足的话可以看看文石的电子纸。

2022年补充备注:索尼已停产电子纸产品线所有型号产品。


燕子

0 条评论 日记 随笔 黎墨

在我小时候,家庭还没有那么富裕的时候,我们住在70年代的老房子中。

在那个时候,邻里关系是和睦的,每家每户时不时会串门,帮忙,所以说远亲不如近邻。

现在搬到新家之后,邻里之间甚至名字都不知道,见到面也只是点头示意一下而已了。

不过今天并不是要说这些,邻居的事情改天再写一篇博客来讲叭。

我五岁的时候看到别人弹钢琴,很羡慕,也想学。可是母亲想让我学小提琴,我软磨硬泡了好久才让她答应我学钢琴。

不想学小提琴的原因之一大概是,需要一直站着叭,看着就很累的样子。

在我练琴的第二年,走廊顶墙上多出来一只用泥土和树枝搭建起的燕子窝,父母都说这是因为我的钢琴弹的好. 把小燕子都吸引来了。

当然我自己还是有自知之明的,知道自己弹的并不好,但是为了小燕子,那段时间每天我都会多练半个小时的琴。

燕子年年来,我的钢琴也弹的越来越好了,直到有一次隔壁小区的小孩子过来玩,找了一根木棍,把燕子窝捅破了,把小燕子(那时候我才知道原来小燕子小时候是一个毛绒球球)都掏走了。

后来邻居发现之后,往那个洞里塞了一团报纸,但是小燕子却再也没回到这个伤心地了。

从此我就很痛恨熊孩子。

心疼失去自己孩子的小燕子,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是否还安好呢…


钢琴...

0 条评论 日记 钢琴 黎墨

咱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学钢琴了...

大概是2011年叭...

到现在正好有十年了。

最初的时候,母亲是希望咱学小提琴的,不过是咱自己选择了钢琴。

后面几年,虽然没有了最初的热情,但还是坚持了下来...

七年,花费了七年时间,拿到了钢琴十级和英皇八级。

然后...就像完成任务一般,完全的懈怠了...

后面的三年,就再也没有碰过钢琴了...

今天偶然翻到了当初学习的谱子,《车尔尼599》、《车尔尼849》、《莫扎特奏鸣曲集》、《巴赫创意曲集》还有《肖邦夜曲集》等等一堆书...

看着这些书就回忆起当初小小一只在教室练琴的样子...

走进尘封已久的琴房,虽然父母一直说着,“反正你也不弹琴了,不如就把琴送给别人吧,还能腾出空间”,之类的话,但是这架钢琴依然好端端的摆在这里,大概是经常有人清洁,琴上并没有落灰。

打开琴盖,轻轻抚摸着陪伴了咱七年时间的这架钢琴...

小时候,父母沉浸在工作中无法自拔,就是这架钢琴一直陪伴着咱...

按下中央C,虽然琴表面是很干净的,但是音调却跑到不知道什么地方了...

毕竟好几年都没有调音了,这也是可预想到的事情。

拿出中间最简单的《视奏考试范例》,翻开,就像以前那样子放在琴上。

然后...呆愣愣的看着谱子...双手都不知道应该放在哪里...

完全,不会,弹琴了...

其实应该想到的...毕竟整整三年都没有碰过它了...

如果让曾经的老师知道...应该会很生气叭...

唉呀...